第三十三章:李震东的心思(1 / 2)

♂nbsp;<divclass="read2">周显喝了口茶。

“这个镇阳王印的来历非凡,前身极有可能是传国玉玺。”

周显丢下这句话,等待着李震东的反应。

只见李震东笑了笑,摆了摆手。

“这个…可不敢乱说啊。”

“我是说真的。”

“你有什么根据?”

“能让我看看您收藏的那个真品吗?”

“这…好吧,让你看看也无妨,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。”李震东沉吟道。

两人喝了一会茶,李震东便带着周显回到了四合院。

“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,我叫保姆多弄点。”

李震东笑道。

“那就打扰了。”此时已经快到正午了,李震东留饭,周显便没有拒绝。

李震东是越看周显越觉得喜欢,年轻人长得帅气,又有礼貌,学问也不错。

李震东带着周显来到了会客厅,让他稍微坐一下。

自己则去取镇阳王印。

不到十分钟,李震东手里拿着一个印章过来了。

周显从李震东手中接过印章,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。

“不知李老对始皇帝的传国玉玺可了解?”

“略知一二,传说玉玺由和氏璧制成,之后流传到元朝,便没了下落。”李震东缓缓道。

“看来李老只了解了一个大概,我怀疑你这印章的前身就是传国玉玺。”

周显语出惊人。

见李震东不说话,周显继续道:“首先你看这上面的龙纹,和元朝时期有些出入,这上面的龙纹有一丝有秦汉时期的特色。”

“嗯,这个龙纹确实不像元朝时期的,可也有可能是元朝仿秦汉时的龙纹。”李震东点了点头道。

“李老,您不觉得这印章的包浆有点问题吗?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您仔细看看,它左右两边、底部跟上面龙纹雕刻的包浆。”周显提醒道。

李震东之前还真没注意,经过周显提醒刻意看了一下,发现这几个地方的包浆颜色确实有些微小的差别。

“这…包浆颜色有差别,能代表什么?”李震东问道。

“能代表的东西太重要了,历史上传国玉玺不知易手了多少次,有些人总想到玉玺上留下点标记,其中三国时期,玉玺左边便被刻过字,后来玉玺右边也惨遭刻字。”

“这些我倒是不太了解。”李震东道。

“这些都是有史可查的,我不会乱说的,这个印章之所以左右两侧的包浆颜色和上面有差,就是应为两侧的字被人打磨掉了。”

“难道底下的字也被打磨掉了,而且传国玉玺崩了一个角,用黄金镶着,我这也不像啊。”

“底下的字迹不仅打磨掉了,而且打磨掉了不少的厚度,缺角部分自然就消失了。”

“这么说来倒也有点道理。”李震东点头,眼神之中出现一丝期待。

“我翻阅了大量资料,发现传国玉玺最后一次出现在元帝都,后被当时的权相伯颜所得,据说伯颜当时收集了大量前朝的各类印章,然后命人全部打磨,分发给了王公大臣。”

李震东点了点头“这么说来,当时被打磨后的传国玉玺正好被镇阳王所得,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镇阳王印!”

“没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