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6章 当之无愧的第一(2 / 2)

张汉张雨萌 单王张 10009 字 2019-09-01

终于,前百名单定格。

除了萌萌以外,其他人,均是六阶下品的丹药。

虽说如此,他们也特别兴奋。

六阶丹药,真的成功了,一天的时间,在他们来简直就是奇迹。

甚至之前想都不敢想。

六阶浩元丹,这是很多人,第一次炼化出的六阶丹药。

殊不知,浩元丹的手法复杂,属六阶丹药,实际上难度在六阶中算是比较低的了。

属于那种触及六阶皮毛的层次。

“丹分院活动结束。”

“没想到啊。”

山院长笑道:“这么多学员都可以炼出六阶丹药,可喜可贺,其他人也全程观,你们也要加油学习丹药知识,此次活动,所有奖励,都是由得宝院长私人所出,大家还要感谢我们的得宝院长,鼎力支持,尤其是几个丹方,每个丹药都很有价值,用处很广。”

“当然了,学院也不能不表示下。”

山院长的这句话,让在场很多人都惊住了。

“我之前已经吩咐了导师,按照表现,纪录了前三千的学员,每个学员,都会获得一些修行资源,三千以外的所有学员,每人奖励三积分,算是参与奖。”山院长说道。

“哇!”

“院长威武!”

“太棒了!”

下一秒,酸溜溜的声音从侧面传来,高武分院长说道:

“老大,你也太偏心了,我分院的学员怎么就没有这个奖励呢?”

“就是啊,怎么也要雨露均沾啊。”

山院长表示出莫名其妙的脸色:“说什么呢?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s11();

嗖!

快速闪人。

张汉呵呵一笑,了个热闹,微微点头示意,也离开主石台,走到侧面的观石台,和众人离开。

洛丽也来到队伍中。

她的神色充满异样,着萌萌说:

“什么时候你的丹道都那么厉害了?”

“我、还行吧,也就一般般。”萌萌说道。

“如果这叫一般般的话,那我们都算不入流了。”洛丽苦笑了声,说:“我记得上次你离开的时候,也不会炼丹啊。”

“是啊,我最近半年才和爸爸学的,你也知道,我爸爸丹道比较狠,名师出高徒嘛。”萌萌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“名师出高徒......”洛丽一脸的羡慕。

张汉了眼,淡笑了声:“有时间的话,最近你可以来我这边,和萌萌一起,我不会主动教你什么,但你能学多少,你自己的领悟和造化。”

“嘶!”

洛丽闻言倒吸一口凉气。

先惊后喜。

“谢谢张叔,谢谢张叔。”洛丽惊喜交加道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

张汉微微摇头。

他算是欠了洛家一个大人情。

洛山乌那个人也不错,关系还好,对于丹道这块,让洛丽多学习一些知识也属于一种相互尊敬的回报。

“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父亲。”

洛丽的情绪有些激动,退后了几步,和洛山乌连接通讯。

片刻,洛山乌便打来通讯,充满感激的话语,说了有几分钟。

结束通讯后,正好回到了张汉所住的庄园这边。

露天烤肉。

当肉香味飘远。

在一棵树下睡觉的大黑才坐起身。

“喔?”

它挠了挠头,着烤肉的方向,留了口水。

“喔喔喔。”

俺来。

大黑捣腾四肢跑了过去。

晚餐的氛围其乐融融。

今天也没准备教学,已经到后半夜了。

回到各自的住处休息。

次日上午。

张汉教萌萌炼丹技巧。

洛丽老老实实的在旁边听着。

时而面色震惊,时而狐疑,时而呆滞。

“这是什么丹道水平?”

“丹药还能这样炼?”

“错了,之前的理解错了。”

“原来三阶以下是入门,三到六阶是中等,七阶开始才是真正的丹药师。”

“丹方,张叔就这么随意的说出丹方,我听还是

不听?”

洛丽有些迷糊。

在张叔这里,一会一个丹方。

可给洛丽吓了一跳。

丹方的价值太高了,而且从张汉口中说出来的,基本上都是四阶起步。

五阶六阶,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于是洛丽渐渐变得忐忑起来。

有些惴惴不安。

张汉到了,微微一笑:

“感觉听不懂还是?”

“不是,张叔说的非常细致,我听得懂,只是,只是丹方......”

“丹方怎么了?”张汉愣了愣,随即知道她的想法,便说:“丹方没什么,让你来听,还能不让你知道丹方?我说的丹方你全部记住就好,以后也尝尝练习,至于外不外传,你心情吧。”

这些无所谓了,张汉所知道的丹方,一刻不停的说也要说几年。

毕竟丹道是张汉掌握第一的分类。

当天傍晚,洛丽再次打了洛山乌的通讯。

“今天我知道了七个六阶丹方,三十一个五阶丹方,八十六个四阶丹方,都是价值很高的丹方。”

洛山乌:“......”

最终喟然长叹:“咱洛家人情欠的太大了,张寒阳,还真是个、奇人。”

洛山乌打心底的服气。

在他眼里的张汉,从一开始的狂暴,强悍,渐渐变成了讲义气,随和,重情重义的好男人。

如果紫妍听到这句话,怕是会说:听别人说我老公是好男人,怎么感觉怪怪的?

就这样,在天罗学院,过去了两个多月。

期间香江第一中学,也发声了件有意思的事情。

班主任杨小琳,也听副校长说了,张雨萌几个

同学会长期请假,不一定什么时候来。

于是她等了一周。

下周人还没到,也联系不上,她竟然怒了。

跑到校长室。

砰砰砰!

用力的砸了好几下门。

“进来。”

她推门而入。

校长一见,有些发怔:“侄女,这是怎么了?和谁闹的不愉快了吗?”

“我要举报副校长!”杨小琳脸色冷冷。

“为什么?”校长更摸不着头脑了。s11();

“他用自己的职权,给我班级的同学请长假!”杨小琳说:“张雨萌,妮娜,菲琳娜,岳小闹,那几个学生,学习成绩好,是天才,将来也会成为国之栋梁!不能请长假,要回来学习。”

“哎呀,你说的是她们啊。”校长起身,笑了几声,说:“这和副校长哪有关系,那几个学生在初中也是这样,她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成绩一直也好。”

“......”

说了半天,好说歹说,才给杨小琳劝走。

“我这之女简直一根筋。”

校长无奈的坐在沙发上,嘟囔了句。

班级里。

最近也一直猜疑。

“张雨萌她们到底干嘛去了?”

“是转学了还是不念了,也没个说法。”

“关键也联系不上,哎,每天我都习惯她们,现在不到,我这身子骨都别扭了。”杨光连连叹息。

最终杨小琳回到班级,解释了句:“她们因为特殊情况,以后会时常来学校。”

没了下文。

这所说的时常,到底是什么时间?

也没有个具体概念。

而张汉等人,更没有具体概念了。

在天罗学院,三个月。

张汉仿佛成为了真正的导师,日常教学。

教萌萌炼丹技术,教一些阵道知识,还有各种各样的秘闻常识。

萌萌听的津津有味。

洛丽的丹道造诣,也提升了很多。

其他人依旧修行着张汉的秘术,功法。

张广佑,张木,沐雪,江晏蓝,赵风,阿虎等等等,一大批人,早在之前进入修仙界时,便突破了元婴后期,正式来到巅峰层次。

距离化神境,不远了。

反观张汉。

随着识海的消失,化神境没了。

他现在的境界,也没个具体。

炼虚境也是,化神,是炼气化神,炼虚,是练神返虚,这两个境界是以灵识为主,灵力为辅的主修境界。

化神境界,当灵识化作神识后,彻底了解的过程,炼虚境,是神识的神通秘术所爆发的一个阶段。

在这个阶段,根据自身情况,所掌握的神通和秘术,会契合身体,威力更强。

可张汉没了灵识。

这一切都将成为空谈。

也不是没有方法,等雷体成型,张汉依旧可以将其化作识海,坐镇体内。

当然这是张汉的自我感觉。

具体什么情况,他也拿捏不准。

想想,万一到时候大魔元婴和雷印再干起来,可就不一定喽。

“汉哥,过两招?”

这天中午,陈常青跑来张汉身旁,叫嚣着。

“行啊,你开始吧,我就坐这儿,给你打我的机会。”张汉无所谓的说道。

陈常青:“......”

一脸无语,想了想,还是坐了下来。

“那个,汉哥,现在我元婴巅峰,能打疼你吗?”陈常青问了这样一句话。

“还是有可能的。”张汉点点头。

“不乐意和你玩了。”陈常青掩面:“想我当初堂堂青帝,我们一起闻名天下,如今我却研究能不能打疼你,这个问题简直太扎我心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我曾无数次幻想,我们什么时候能一起去探险,结果就那一次,也没几天,还全程被你带着。”陈常青想起了曾经往事,面色也正经起来,轻叹:“当时诅咒之船撞破了秘地,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,周围的气氛也都很悲伤,嫂子那时候可伤心坏了,久病不起,结果你一出来,她整个人都好了。”

“哎。”

这话说的张汉也轻叹口气,微微摇头:“那时候也的确,换做别人,可能也认为我陨落在秘地。”

“想想,也挺长时间没出去闯荡了,我这颗心啊,都按耐不住了,打算最近找几个学院发的任务做。”陈常青说道。

“不用做任务了。”张汉闻言说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?”陈常青目光突然亮了起来。

“七荒域。”

张汉给出了肯定的答复。

要出去了,还是七荒域那个恐怖的、魔族横行的地方?

“什么时候出发。”陈常青立马站起身,神采奕奕。

“你通知人吧,什么时候集合了就出发。”张汉好笑道。

一味的修行也不成,还是要出去历练的。

七荒域,现在对他们这个队伍来说,还是有些难。

但充满难度,充满挑战性,才能激发人的潜能。

最起码他张汉该做的都做了。

队伍中,哪个人不是灵宝加身,六阶防御灵宝多得是,可以使用的攻击灵宝,数量也不低。

还有最近学习的秘术等等,都需要实战,才能提高战斗力。

实力是唯一标准,实力并非境界,而是战斗力。